小米的财富金字塔:早期员工有人能变现5千万 有人只有几百万

2019-04-08 22:15:56浏览:7 来源:神灯头条

  现在我周围干了八年的同事基本都在,上市对我们心态没有太大变化,顶多讨论股票涨了还是跌了。在小米呆了七八年的,真的不是特别在乎股票价值,我们已经融到这家公司。


  冷静的职业经理人

  |小米员工一般分5年行权,前两年行权40%,此后每年依次20%。这位职业经理人有4万多期权,由于两年多离职,可行使期权在1.6万上下。上市时1拆10,即16万股,目前股票账面价值约160万元人民币;

  |离职员工可行权的时间原本是离职后90天内(对于2019年1月9日前离职的员工,行权时间为2019年1月9日起90天内);但是解禁前一天小米人力资源部发邮件称,对于1月9日前离职的员工,行权时间特批延长最迟到2019年12月31日。

  我在2014年小米最辉煌的时候加入公司,经历了2016年的销量下滑危机后,2017年离职了。我总共有4万多期权,在公司两年多可以拿到40%,上市大概能变现100多万。

  我是在公司发展黄金期放弃高薪跳槽来的,在小米受到过重用。这让我对小米的感情比普通员工要复杂。

  小米上市当天,我挺兴奋,但是看到价格就不兴奋了。我那天在上班,本来想看看股价能不能涨,结果破发了。跌到15港元时我跑去问前领导:“是不是要卖掉啊?”他说:“不不,别卖,还能涨。”

  我加入小米后不久就碰到2015年1月份的年会。当时老雷和董明珠有10亿赌约,他在年会上说不需要等三年,我们明年就可以搞定这件事,这10个亿他一分钱不要,全部给大家发奖金。那个势气,绝对是信心爆棚。当时的小米副总裁Hugo Barra还登台演出。

  那时候你能感受到激情与热血,员工好多都是米粉。我们有同事家人在医院生病了急诊,同事还在公司扛着,就因为走不开。当时觉得这是个事业,不能掉链子。

  我认为2016年的下滑危机是从2015年开始显现的。小米Note连着开了好几场发布会,为什么?卖不掉。小米Note卖不掉、小米5难产,最难熬的是2016年底,手机销量下去了,小米联合创始人周光平也在淡出,整个手机部开始动荡,小米电视一度被乐视电视摁在地上摩擦。手机、电视两条线都不好,生态链也没有完全起来,大家真的挺难受。

  业绩好大家都是功劳,业绩不好到处是责任、是问题。小米基本在2016、2017年换了一次血,很多老人走了,来了许多新人。于是,我在2017年上半年提出离职。当初上台表演的Hugo也走了。

  我一点不后悔离开小米,小米股票(除去税)和薪水加起来没有我现在公司的cash高。我准备到14港元-15港元的时候把股票卖掉,看它能不能到,不过我会长期持有30%-50%。

  说实话,我也没见过谁后悔加入这家公司。有的同事,本来在大公司只是一个螺丝钉,但在小米可以全权负责一大块业务;也有同事,在小米当商务拓展积累了一定资源后,出去开公司一年能挣上千万。小米的平台给了他们在自己年纪不可能有的connection,很多人在小米上了一个大台阶。但小米工资压得比较低,我了解的中层年薪基本约30万到50万元。

  从BAT招一位总监年薪需要150万元甚至更高,而小米可以招一位高级经理,他有总监的能力,却只用给50万-60万元。过去大家都愿意来,未来呢?

  上市的时候老雷说让当天买小米的投资人挣一倍,有时候我们背地里调侃——最低点的时候不是都快赔一半了吗?

  心态轻松的基层员工

  |基层员工往往对公司的忠诚度和认同感不强,更看重薪水、年终奖等即时回报;他们可能是公司薪酬最低,期权最低,但加班强度最大,同时公司核心战略和价值观渗透度最低的一批人,但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群体。

  我2017年才加入小米,是公司的基层员工,上市可变现数十万。我的期权大约2000,1拆10换算2万股左右,目前账面价值大概为20万元人民币。

  上市当天,我们照常上班,老板们给我们每个人发了铜米兔。同事那天问我买了股票没有,我说:“买了。”他们问那不是亏了,我说:“没有,我卖空。”他们骂我“王八蛋”。

  事实证明,我做对了,我卖空了70多万元,赚了30万。

  小米上市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多暴富,我有位同事,2013年校招一直干到现在,上完市就走了。他就换了25%期权,后面的不套了,还是去百度拿好一点的工资算了。小米基层薪水和期权真的给得很少,我们有个口头禅是“跳槽必翻番”,我们的归属感也不算强。

  小米在近半年进行了几次架构调整,现在公司的思路是把一个大业务打散——把原本四个业务部门(电视部、生态链部、MIUI 部和互娱部)拆分成 10 个新部门——很多联合创始人上升到董事会层级,不负责具体业务,年轻有为的总监上升。这对我们是好消息。

  小米以前不设职级,刚开始创业公司还可以,现在两万多人,没职级意味着大锅饭,无论干好干坏,工资涨幅、年终奖都差不多——去年我了解的年终奖基本两个月,前年好一点,在两到三个月之间,涨薪幅度一直是5%。不过去年底全公司已经开始推行职级制度。

  上市后,我们加班更多了,压力更大了。去年10月份,小米内部有默认996出现,之前不会动我们周末,早上9点半上班,晚上8点能下班,现在有些部门晚上10点走还请假。有一天晚上10点53分,有人说他老婆真的发烧,先提前走了。去年10月还开始打考勤,春节之后卡得特别严。

  我认识的不少人这半年都离职去了字节跳动,我以前觉得小米已经算最累的公司了,没想到字节跳动更累,但工资也是真高。

  就卖空来说,我是个案,公司里并不多见。有人说我年轻,对公司没感情。但是否有感情不是看卖不卖空股票,而是看每天工作能否为公司创造价值。我才二十多岁,我没包袱——要知道,感情是感情,钱是钱,价值是价值。

  后记

  2019年4月6日,也就是前天,小米迎来了自己的九周年。

  雷军曾说“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”。九年间,途中不断有人上船、有人张望、有人离开、有人跳海。小米的八位联合创始人中,周光平、黄江吉已于上市前离职(据了解黄江吉未来会负责小米某新业务),冲在一线的还有雷军、林斌、王川和刘德等。这些人才是小米财富故事的缔造者,也是这个财富金字塔的顶端。

  小米过去的九年是漫长的青春期,是战斗的初级阶段。而今天,他们所遭遇的挑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大,他们对外面临华为、荣耀前所未有的强势围剿,对内面临上市后股票解禁员工的离职潮,他们还面临着无时无刻悬在头顶的资本市场压力,以及从创始人到高管到员工经历落差后内心的孤独和不适感。

  文章描述的只是小米一个很小的侧面,背后是小米整个组织正在发生巨大变化,从公司体系到人员心态——小米上市后已经历了五次架构调整。

  这也不只是小米的故事。去年紧急启动IPO的每一家企业都几乎尝到了相似的滋味——截至目前,美团点评(03690.HK)较发行价下挫25%,映客(03700.HK)跌43%,阅文集团(00772.HK)跌32%。

  2019年4月2日,小米宣布最新股份奖励计划,奖励小米299名员工共2246.63万股股票。以当前股价来算,这笔奖励总计约2.2589亿元人民币,人均约75.54万元。而小米招股书显示,此前小米有超过7000人拥有期权。

  而文中四名职级不同、阶段不同、年龄不同的员工,他们或忠诚或机会主义,或恐惧或迷茫,但他们有一个相同点,就是都不曾后悔来到过这家公司。

  一家公司,不断有人带着梦想前来,有人流着泪水离开,才是有未来的公司。

(责任编辑:小编)
本文标题: 小米的财富金字塔:早期员工有人能变现5千万 有人只有几百万
下一篇:

甜爱路佳藕:专为中国女性设计自慰振动棒,美到让人窒息

上一篇:

4月8日上市公司公告集锦:赫美集团称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已终止

  • 信息二维码

    手机看新闻

  • 分享到
免责声明
• 
本文来自网络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,请读者仅做参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、触犯法律的内容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图片资讯